昨天半夜沒事睡不著覺,看了一些新創公司募資的 case,突然覺得目前的 VC 過度強調投資項目需具備「輕資產」(asset-light)、「可規模化」(scalable)、「快速成長」(rapid-growing)的特質,因為一旦投資到(講難聽點是賽到)成功的項目,回報往往是很可觀的,但這長期來說對人類的發展並沒有好處。

目前檯面上估值10億美金以上的獨角獸, Uber(500億) 、Airbnb(240億)、Dropbox(100億) 、Snapchat (100億)等,絕大多數都是軟體創業公司。最典型的例子就是 Whatsapp,在被 Facebook 以190億美金收購前,Whatsapp 才成立5年多,公司只有不到60個員工,卻在全世界有4.5億個用戶,完美的詮釋了軟體公司「輕資產」、「可規模化」、「快速成長」的特質。

投資軟體創業公司,就像買樂透一樣,這是一個贏者全拿的世界,投資100個項目還不一定有1個會成功,但因為它高風險高報酬的特性,導致現在資本市場過度追逐、吹捧這些軟體公司。

從2000年以來,我們的網路科技有了長足的進步,人人都有高速網路、智慧型手機可用,各種好用的 APP 跟網站服務不斷出現,可是我們大多數的人仍然開的是吃油的車,使用的能源還是不夠乾淨,學校教學的方式也沒有多大改變,甚至吃的東西越來越不健康…
如果2000年的人能夠穿越時空來到現代,我想他們會很失望,科幻電影中顛覆性的進步並沒有出現,What happened to our world?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創投不喜歡投資需要花時間成長,或需要一開始就投入大量資本的產業,大家都想賺快錢,導致資本市場「重虛輕實」的狀況非常嚴重,一些攸關人類未來的產業,像是醫療、運輸、能源、食品、線下教育等產業,在資本分配上處於弱勢,停滯不前。

我最佩服的創業家是矽谷傳奇人物 Elon Musk,並不是因為他絕頂聰明或很會賺錢,而是因為他超級帶種。他在 2002 年把 PayPal 以15億美金賣給 ebay 之後,他做的創業都是瘋狂的——電動車公司 Tesla、火箭公司 Space X 、太陽能板租賃公司 SolarCity 。在一般創投的眼中,這三個創業都不是什麼好的投資標的,這些創業都跟硬體有關係,且牽涉到現有技術的革新,這意味著初期需要投入大量資本,也很難短時間快速規模化。

Tesla 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經歷了一段非常艱困的寒冬,當時 Musk 賭上所有身家,把從 PayPal 賺到的錢和自己的積蓄全部投入,才順利讓 Tesla 逃過倒閉的命運。若他在創辦 Tesla 之前不是億萬富翁,或許我們今天就看不到 Tesla 了,電動車產業和電池產業也不會有革命性的突破。

Tesla 是幸運的例子,我相信肯定有很多擁有絕佳點子、足以改變世界的新創企業,因為做的事太難、等待成功的時間太長,不被資本市場青睞而倒閉,只是我們從沒有機會認識他們。

所幸,一些創投也開始在反思這個問題,矽谷頂尖創投 Y-Combinator 在今年8月廣發英雄帖 ,列出22個他們想投資,在網路、軟體之外的新領域,在文章中他們提到:”Many of these areas fall into the “breakthrough technology” category, but the great majority of the startups we fund will continue to be the sort of Internet and mobile companies we’ve funded in the past”(翻譯:我們想投資的新領域有很多都是「突破性技術」,但我們會投資的公司,大部份都還會是聚焦在網路和行動類的新創公司,就跟以前一樣。)

聽起來沒什麼誠意,但畢竟是個開始,期待 Y-Combinator 能夠當領頭羊,把這個風氣帶給其他創投。如果以後我有錢的話(希望啦哈哈),也會把錢投資在對人類有長遠影響和幫助的公司,雖然不容易賺錢,但至少有意義多了。

Invest for a better world, not only for money.
Invest for dreams, not only for reality.
Invest for next generation, not only for now.